「誰より、そばにいる…」

来自时空的感谢

说来,Lofter我已经拿来当做学习工具了(啊好装逼)。


登上来的次数少之甚少,


但是每次点开都还收到喜欢啊评论什么的。


就还是谢谢大家喜欢啦!


我还蛮感动的…!真的!


一开始饭的时候都是冰柜cp 冷到发抖


现在也不是很了解了 也不知道大家是不是还喜欢着


总之 喜欢是种很好的情绪啦 


如果现在还喜欢的话 请好好享受喜欢带给你的快乐吧


再一次 谢谢大家!


2018年希望大家都顺顺利利


希望世界对大家都善良温柔~!


比哈特~~

一个莫名其妙小公告

大概不萌cp也就不再写文了…

请不要再对我抱有期待了…

不过诚心祝愿大家的cp多多发糖哦!

多多赚钱买买买~!恩!

比哈特~~~

【薮光】远方



*我也没想到竟然交出了一篇薮光
*♪( ´θ`)ノ

———————————

八乙女光关掉家里所有的电源,拔掉了所有的插头,手机关机扔在床上,把头发通通顺到脑后,一顶宽檐帽盖在脑袋上,走出了家门。

背了一把吉他,穿着宽松的T恤,准备出去走天涯了。

买了一张单行的车票准备从东京出发,闭着眼睛选了一个终点,在南方,不算特别遥远,大概也不会被人知道。

南方的小城,比起东京安逸不少,连人们走路的步子都缓慢些,空气里也没那些喧嚣。

这倒是个好地方,随便找了家离车站很近的旅店,一进房间就躺了上去,吉他放在一边,帽子盖在脸上,

写不出来满意的歌曲,八乙女心里总是慌,明明写的歌也没有几首,怎么就突然江郎才尽了?还是...

只想单纯证明一下我还活着…

虽然我没有脑洞了…

什么也写不出来了…

但是…

你们有脑洞可以借我使使吗?

o(^▽^)o

一个月过去一个字儿没写我都不好意思现身此地了……

【岛慧】Vergessen 07



路 Weg

惊叫声,脚步声,撞击声交错在一起无限放大的音量。
伊野尾瘫坐在地上看着石化的小猫,大脑里面一片空白。

“快走!”被人从地上拽了起来。

伊野尾抓起地上的衣服包裹着石化的小猫就被带着跑起来。一头扎到昏乱的人群里,只有一只大手紧紧抓着他的手腕。

“快抓住他们!”

“别让他们跑了!”

好多双手开始伸向他,抓乱了他的头发,撕破了他的衣衫。只有那只抓着他手腕的手不曾松开过。

前路举步维艰,什么时候才能冲出是非,得一片清凉和安宁呢?

伊野尾觉得气闷,开始大口呼吸,渐渐手脚变的冰凉,脑袋也麻木掉了。

之后的事情他也不知道了。

醒来的时候在一个昏暗狭窄的地方,四周倒是树木的味道。伊野尾坐起来,似乎只有自己,身边还有个石头...

【岛慧】Vergessen 06

虽然已经编不下去了。。。


但我觉得做人。。。


应该有始有终。。。


—————————————————




猫 Katze

天边的彩虹是一种奇妙的光学现象。
一场暴风席卷着的大雨之后,万丈金色的阳光,才能见到七色拼接在天际的那道桥。
那我们要熬过多么凶猛的狂风暴雨,才能见到彩虹?

伊野尾和中岛分别被突然进来的穿着西装戴着墨镜的彪形大汉反绑起来控制住。伊野尾不敢动,只能看着中岛像疯掉一样想挣脱。
跟着社长进来了,从中岛高中毕业之后,伊野尾就再也没见过他。
他好像也老了许多。
门口突然聚集了很多的同事,都是平时在身边转悠的那些人,唯独没看到八乙女。
他在哪里呢?

社长坐到沙发...

【薮光】山茶

画风突变的我……


这篇大概只是个意外而已……


加上被一个女人盯着了……【XD


不要害怕……


我还是我,不一样的……花朵……


>>>>


八乙女光第一次见到薮宏太的时候,两个人都还是不出10岁的孩子。薮宏太简直活脱脱的一个带着一群小妖怪的小山大王。


初来乍到的八乙女站在远处一脸尴尬地看着薮和其他小朋友嬉笑着,等到他们玩累了的时候,薮攀爬到高高的树枝上,瘦猴一样的身躯挂在上面。...


【岛慧】Vergessen 05



眠 Schlaf

他没有醒过来。
伊野尾用完了五分钟的时间去叫醒他,可是他一动不动,像是和这个世界隔绝了一样。

伊野尾红着眼睛走出了办公间,隐约可以感受到Alina在身后的冷笑。

第二天他从第二个胡桃里取出来一把小钥匙给了Alina。
Alina拿到了东西,慷慨的给了伊野尾十分钟。

同样的场景,中岛安静的蜷在沙发里。
伊野尾还是跪在旁边叫他,一遍遍叫着他的名字:“裕翔,裕翔…”
“你记得吗?你能记得我吗?”伊野尾抚着他乌黑的发丝,手里有种陌生而熟悉的感觉。
“你听到我说话了吗?你不是说只要是我的声音,你在哪里都听得见吗?”
“裕翔?你起来啊?别睡了好吗?”
一分一秒的时间随着他均匀的呼吸里划过去。那张像是画出来的俊...

【岛慧】Vergessen 04



援 Hilfe

伊野尾在水里泡了两三个小时总算找到了那枚戒指。
攥着银色的小东西抖抖索索爬上了岸,衣服因为浸水变的沉重。
“为什么?”八乙女盯住他的眼睛,伸手向他要戒指。
伊野尾别过头,把攥着戒指的手背到身后,冰凉的水顺着发丝滴下来。
“你知道这是谁的戒指?”八乙女像是逼问似的走上来。
伊野尾摇头,不敢看他发着亮的双眼。
“是中岛主管的。”
伊野尾瞥了他一眼,却发现他脸上有种异样的兴奋。
“你知道吗?”八乙女诡笑,露出两颗尖尖的牙,眼睛愈发的明亮,“中岛主管,四年前还在准备考大学的时候,家里给他找到了一个大学男生做家庭教师,结果他却和这个家庭教师相爱了。一直等到中岛主管读了大学,从家里搬出来了,才光明正大地和...

【岛慧】小小



*单篇而已。

*听完广播脑洞补不住了。

*一个流氓勾引朋友弟弟的故事。

————————————————

>>>>

夏天的蝉叫的欢快,树叶像是静止掉了一样,凝固在空气里一动不动。
伊野尾慧和八乙女光坐在秋千上前前后后荡着。
“呐,小光,薮酱搬走了,我们只剩两个人了诶。”伊野尾慧问,“没有人一起玩了。”
“要不,叫我弟弟一起来吧?”八乙女指了指自己家的方向。
于是就来到了八乙女家里,都是江户时期的老宅,伊野尾还是觉得新鲜,不停的打量着四周围。
“裕翔,”八乙女打开一扇门,七岁的小男孩趴在床上翘起双脚,津津有味地看着漫画书,“作业写完了吗?”
“嗯!早就写完了哦!”那是叫裕翔的男孩子略带沙哑的声...

【岛慧】Vergessen 03

水 Wasser

“听说社长的儿子会出国啊!”
“不仅会出国,还有安排了未婚妻呢!”
“哼,明明大学都还没有毕业!”
“谁让人家有后台呢?”
“说来啊,最近公司新来了这一批人呢……”
“我们部门就有一个对吧?”
“对,那个伊野……”
“嘘…小声点儿!”
“据说这批人里有一个以前和小少爷有过……”
“不会吧?可是新来的人都是男的吧?”
“啊?!啧啧啧啧啧……”
“是谁啊?”
“不知道…但是就在他们之中呢!”
“真是恶心啊…”
“别说了,有人来了!”
伊野尾拿着罐装的咖啡从自动贩卖机后面走出来,没有看到一个人,只有几缕烟悬在空中。
他被人嚼舌头,自己被人嚼舌头,两个人一起被嚼舌头。
如果他知道的话,大概会皱着眉头寒气凛凛地把这些...

【岛慧】Vergessen 02



雨 Regen

你会去轻信一个人的疯话么?

中岛如往常那样亲吻了父母的双颊,关于伊野尾的一切他都遗忘了。
那个弥漫着浓雾的冰冷的湖面的诅咒竟然是真的。
伊野尾抱着中岛扔在床上的衣服,哭了一整夜。衣服上是不是还有他身上的清香,是不是残留着他的余温。
突然地,就这样猝不及防地,缠绵过的,热烈过的,盛开过后一夜凋零的花。

没有人会听信伊野尾的疯话,中岛也一样。

所以不用责怪他,接受也好,无法接受也罢。这段感情到了最后,却连残渣都没有给他留下。这叫做惩罚。
原以为会和他平和地分手,两个人会背对着背收拾好了行李,出门分别道一声珍重。多年以后回想起来了两个人把最好的年华交付给了对方,想起来那个人把自己拥入怀里的时候说的...

【慧光】Love Letter XD


吵架打闹小甜蜜的日常~

不要吐槽我随意的小标题……

—————————————————————

番外之日常

1. 短一点的日常




“小八!我又找不到我的袜子了!”伊野尾又耍赖似的坐在地上嚎叫,突然被一团东西砸中了脑袋,“痛…”
“再叫小心我把你图纸全撕了!”
伊野尾回头看了一眼正在收拾桌子的八乙女,还有身后被卷成一个团的袜子。
收拾好了家里终于出门坐上了公交。一直都说一起去喝咖啡,顺便见见店长的,约了好久才定下来时日。
能走到今天,店长也是功不可没,现在他俩倒是过的开心了,总不能把店长忘了吧。
“话说店长姓什么啊?”八乙女觉得正式去拜访人家,总要礼貌称呼人家吧。
“不知道诶!”伊野尾很惊讶的看过来,“

【慧光】Love Letter 12


———————————————————

春天倒是来的算快,伊野尾回了一趟自己家里,爸爸妈妈妹妹都好到不能再好了,唯一不好的只有自己而已。
从新年以来他就瘦了很多,从前红润的像个番石榴,现在像个放了半个月的石榴干。
“我要你好好照顾自己。”
伊野尾能活到三月份完全是因为这句话的支撑。
从家里又拿来了很多爷爷奶奶从老家带过来的土特产,乱糟糟的屋子也不知道往哪里放,随便找了个还能踏脚的角落扔了进去。
抱着手机玩起了切水果,打了三回合,破了自己三次记录。真是有够无聊的。
又抱着膝盖把下巴搁在膝头,翻起相册来。
有那么一个时间段,里面都是一个人的照片,瘦瘦窄窄的脸,笑起来露出尖尖的虎牙,睡着的样子,生气的样子,做饭的样...

【慧光】Love Letter 11



哦水球组又一次悲情打酱油……

-------------------------------

“小光?看我写了新歌!”薮挥挥手里的五线谱本,“能让伊野尾大神帮忙写词吗?”
“……”八乙女翻起眼珠瞪着薮,“再提他试试?”
“哎哟到底怎么了嘛!还在闹别扭?”薮真的还一直以为是像原来那样平常的闹别扭而已。
“不是!反正以后别再提他了!”
“真的假的啊你…”薮一只大手盖上八乙女的额头,好像觉得八乙女发烧说胡话,被八乙女一下子打开。
“是我看错他了。”
薮这下可算是安静了。
一个月过去了,对伊野尾这个人的反感倒是一点没减少。想起他“小八小八”叫个不停的样子就觉得烦。
亏自己那么相信他,他不过也是想耍自己玩儿,或者干脆只是想...

【慧光】Love Letter 10



新年以来第一次看到薮,一点没变,还是傻兮兮的样子,戴着顶针织帽,手插在兜里,高高瘦瘦像根竹竿。
“嗨,终于看到你啦。”薮笑起来,就是略尴尬。
八乙女拎着大包小包的菜和生活用品,呆呆看着他,天冷呼出来白气都很明显,竹竿似的朋友站在门口冷的瑟瑟缩缩。有日子不见了,说陌生也陌生,说熟悉也熟悉。
“进来吧。”八乙女打开门让他一起进了自己的住处。
认识了这么多年,突然变得那么尴尬,八乙女差不多也知道原因了。
“什么时候搬回来的?也不叫我帮你忙。”薮找了个寒暄的理由。
“也就前几天吧。直接叫了搬家公司。”八乙女给他泡了他喜欢的咖啡端给他。
“下礼拜乐队要重新开始练习了哦!上次伊野尾君帮我们写的那首还没练好呢!”
“我还是...

Parallel Light

【ひかるくん、お誕生日おめでとう。】
*只是一个生贺,非cp~

海天相接的地方消失了一道绿光。
据说太阳从那里落下的时候总是能有一道绿光,能看得的人为数不多。
丸山修站定了脚,呆呆看着被蒙上淡淡夜色的海面。
他好像看到了,一道绿光。

经常合作的一家餐厅突然因为火灾无法办下去,合作就不得不停了;附近小学也一直都用的他的菜,但是毕竟是乡下的公立小学,光靠这些收入也不够。市场不景气,原本就都是有机蔬菜,成本高些,于是要比一般蔬菜贵,这样一来也更难往外销了。好不容易找了一家更大的餐厅,似乎竞争者有后台的样子,餐厅就拿他中学时候吸毒的事情说事了。
也不知道是哪里听来的。明明已经过去那么久,练烟草都不沾的他,哪里还有毒...

【慧光】Love Letter 09



伊野尾回家的时候八乙女已经喝的烂醉了,不知道他哪里买来的啤酒,但是看到旁边四个空的锡罐,看起来也是不胜酒力。
“唉,你又是何苦。”伊野尾架着他的腋窝想把他从地毯上拉起来。
“嗯?”他迷迷糊糊睁开眼睛,脸上红红的,看起来还哭过,“别…别管我!”乱抓了两下,却整个人挂到伊野尾身上。
“啧,你又不怕我对你做什么啦?”
“你,你敢!”八乙女抬起头来看着他,半眯着眼睛,眼神都对不上焦地看着伊野尾,“我就,把你,扔、扔下去!”
“切…”伊野尾还是相信的,毕竟自己真的很没有力气,“快起来!”
“你别管我!”被八乙女大力推开,结果他自己也因为醉醺醺的一下子摔进沙发里。
摔进去的人缩起来,原本就瘦的人,罩在T恤下面显得好脆弱...

【慧光】Love Letter 08



圣诞过后,八乙女再也没有好脸色给伊野尾看了。每天一口一个“死gay”的叫着他,他也还是无所谓的一张脸。
说起来也觉得奇怪了,当初知道他这种性向之后,八乙女默默对自己说一旦他对自己做出奇怪举动立马卷铺盖走人,结果自己竟然还在他家里住着,并给他打扫卫生。
人是会变的,选择性遗忘当时自己的决定也是事出有因的。
什么原因呢?八乙女光不知道,反正就是事出有因你问那么多干嘛!
“死gay别挡道!”吸尘器硬是要吸上伊野尾身上了,八乙女毫不留情。
“喂喂喂!”伊野尾跳起来,“小八别那么凶啊!”
“凶的就是你!”又瞪他一眼。
“学姐没回你你就把气撒在我身上啊!”
“你!”
“好好好,对不起对不起,我消失。”
“喂,别走……”八乙女...

【慧光】Love Letter 07


满怀着激动躁动以及悸动的心情,八乙女光终于完成了一份自己也相当满意的情书。
然而伊野尾大师觉得不行。
“为什么啊?!”八乙女拧起眉毛。
“单纯说要和学姐欣赏油画?太牵强太像拍马屁了,有种投其所好的感觉。长野学姐要是个耳根子软的女生到还行,但是听你说的,她应该是个很有想法的女生吧?”
“……”好像是吧,“嗯!”
“油画这件事,只能算是个加分项,用的好就很好,用不好啊,可就画蛇添足了哦。”伊野尾拍拍八乙女的肩膀。
“那我再改改吧。”八乙女丧气地把天蓝色的信纸折起来。
“喂喂,现在不要改了啦!”伊野尾抓住他的手臂,“我好饿啊可以吃饭了吗?”
“冰箱还有剩的,你热热吃吧……”八乙女好像真的很丧气。
“不要这样啦,好不容...

【慧光】Love Letter 06


薮拿着新的歌词激动的手都在发抖,摆出感动的八字眉看着八乙女,嘴唇都在颤抖。
八乙女瞪他一眼:“你至于吗?”
“天呐!”薮冲上去握住八乙女的双手,“告诉我这是你写的吗?!”
“不是…”八乙女抽回了手,继续摆弄贝斯。
早上醒来的时候伊野尾已经走了,然而自己肚子上有袋饼干,下面压着一张五线谱的纸。
八乙女草草看了两眼,曲子还是薮写的那个,但是歌词已经完全不一样了。歌词变的有意义起来,就像首诗。
伊野尾隽秀的笔迹很好认,八乙女无奈地笑了笑,揉揉眼睛自说自话:“要你多管闲事…”
顺手把他放在身上的奶油饼干也装进背包里,到了练习室就给吃掉了。那家伙其实藏了很多好吃的小零食啊,就是不知道从哪里掏出来的,每次都觉得神奇,像...

【慧光】Love Letter 05


“你们到底怎么啦?”薮跟在八乙女身后一直问。突然被发小拉去帮他从伊野尾家拉行李,薮觉得奇怪,问他他也不说。和传说中的伊野尾住在一起没多久,突然就说不住了,还小老鼠一样战战兢兢让自己陪他去搬东西。
八乙女和伊野尾住在一起让薮觉得也是很开心的。他拜托自己搬出来一起住那么久自己不答应,一方面也是为了他好。这么大的人了竟然还无法和人正常交流,自己不在场他就无法跟其他人说话。再这样下去他的世界里大概只剩下薮宏太这一个朋友了。拒绝了他三年,没想到他既没有变的开朗,反倒像个缩进壳里的蜗牛,越来越自闭。
八乙女这么多年大概干过最开的事情就是和薮一起组了乐队,也是基于他对音乐和贝司的喜爱吧。但即便是在乐队里,他和薮...

【慧光】Love Letter 04



“咳咳。”八乙女光偷瞄了两眼把腿翘到餐桌上的伊野尾慧,壮起胆子清清嗓子,拿稳了稿纸念起来。
“仙人掌君,今天也是刺刺的呢!你的刺这边软软的,这边又软一些,真是太可爱了。其实我很喜欢仙人掌哦,可以在家里把你慢慢养大么?”
念完了,八乙女看向伊野尾。
“没啦?”大爷一样的伊野尾问。
“没了。”
伊野尾翻了个巨大的白眼,冷笑了一下。这简直让八乙女觉得被侮辱到骨头里。
“那你来啊!”八乙女红着脸着急地想给自己挽回点脸面,“出这种奇怪的题目我也没办法啊!”
“哪里奇怪了?”他淡定得很。
“哪里都奇怪!你这么厉害你来啊!我倒要看看你有什么能耐!”
“那你听好了。”伊野尾收回腿,看了眼窗台上那株仙人掌,稍微想了想。
“仙人掌君...

【慧光】Love Letter 03


“啊好香…”伊野尾又一次以蓬头垢面穿着秋裤的形象登场了,打开八乙女手里的便当用力吸了一口气。
“快吃,我一会儿还有课…”八乙女敲手表。
自从发现了这人其实也就是出门在外比较人模狗样以后,八乙女再也不想跟他毕恭毕敬谈礼貌了。这人有才有智有形有貌,就是没有脸。
平时在家里门一关他就变八十岁。想吃就吃,想睡就睡,看书画图从来不在书桌边进行;不出门就穿着超丑的秋衣秋裤,也不刮胡子不梳头。
这就是被众人无限敬仰着的风流才子。
“小八~你搬过来跟我一起住吧?”
“不要叫我小八!”
“……你搬过来我就不这样叫你了。”
“你!”八乙女一直在被他气的牙痒痒就是毫无反击之力。
“我也是为了你好啊!”说得跟真的似的,“你往我这里跑完...

啊买了德文原著的格林童话全集

想说虽然黄暴但是好喜欢啊

还有插图好美丽

小时候看的格林童话没有这么全但是算多的了 还是外婆买给我的

过早感受了钢铁处女的童年【手动再见

全是德语但是还是想一篇一篇看完这么多的黑童话 真的是黑童话

【最后想说:看着看着我又挖出了一个脑洞。你们阻止不了我挖一个用格林兄弟的黑梗填出来的黑洞…】

【慧光】Love Letter 02



八乙女按照伊野尾给他的精确到经纬度的地址来到了他的小公寓门口,果然门前贴着他伊野尾慧的大名。
八乙女清清嗓子整理了一下仪容仪表,按下门铃。
没有人回应。于是又按了一下,还是没人理。
他擅自掰了一下把手,没想到门打开了。门里面黑乎乎的一片,还有霉味散出来;窗户管得紧紧的,窗帘连条缝都没有,地上桌上洒满了纸啊书啊,俨然就是案发现场。
“伊野尾君?”八乙女壮着胆子叫了一声,没有回应。
“伊野尾君?”又叫了一声。
喂这一点也不好玩啊,怪吓人的,要不还是跑吧,或者干脆报警吧?
“伊野尾慧?”八乙女提高了声音。
突然角落一堆书里面拱起来一个东西,简直电影里的怪兽之崛起。
“谁啊…”怪兽发出沙哑的声音,跌跌撞撞走过来。
“啊啊...

【慧光】Love Letter 01


开始填新脑洞啦!

让我潇洒逆一回!

ps:水球组以一种奇怪方式友情客串

————————————————

情书代写

五百字一千円

欢迎致电

/( ̄ 3  ̄)\

电话:

“这什么东西啊?”八乙女揉着眼睛看着墙上一张简单粗暴的A4纸,尤其是那个匪夷所思的颜文字。
“能助你一臂之力的神人!”薮一脸坚定信念的看着这张纸,像是看见神物一般。
“哈啊?!”
“这人超厉害好吗!”薮勾着八乙女的肩,一脸崇拜的拍着那张饱经风霜的纸,“写的情书百发百中,不管男追女还是女追男,经这位大神的手,就没有失败!这是大师!!”
“百发百中…那比如呢?”
“啧,水泳部的高木雄也知道吗?”
“嗯知道啊,就是超级憨厚老是在傻笑的那个男生?”
“没错!就是他!人...

我怎么如此手贱


睡前弥留之际我一不小心一键删除了码好的文!

这下好了…可是把我吓醒了…

又不用睡了…

心情是沉重的……

做人不能太得瑟…

_(:3 」∠)_


【一天后】

坐在火车上重新码…

码了一半好开心…

检票员来了…

我点了放弃编辑…

又没了…

我是生病把脑子也生不见了…【手动再见

A new brain hole…

没错我又挖了一个new now don!

啧啧英语真好…

为什么写的光慧都那么基调阴暗呢…

明明jump的相声担当…

于是下次换个活泼开心的…

ヌルフフフフフ—

∠( `°∀°)/

睡觉!

1 / 2

© VitaminC | Powered by LOFTER